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九天劍主

第兩千四百四十章 刑獄池

    劍十七的臉色十分的陰沉。

    他雖然講究公正,恪守暗王朝的規矩,但他也不是榆木腦袋,若是真的調查黑白尊君,那便是赤裸裸的打影神王的臉吶。

    這意味著什么,劍十七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是...黑白尊君已經對‘東鶯’動了手,今日之事傳了出去,若是不查黑白尊君,那他名譽必然受損,到時候免不得被人指指點點,甚至上面都會對他有意見。

    劍十七深吸了口氣,閉起雙目,思緒著什么。

    片刻之后,劍十七突然打開了眼,淡淡說道:“去刑獄池吧!”

    “刑獄池?”

    白夜一愣,顯然是不知這是何物。

    倒是那黑白尊君一臉驚訝,不可思議的望著劍十七:“劍大人,您是認真的?”

    “既然你們兩個都說對方有嫌疑,那就一起去刑獄池吧!我想刑獄池是個比指環還要可靠的東西,在那種無盡的痛苦下,任何人都不會有謊言與欺騙,所有人內心中的東西,都會得到最全面的釋放。”劍十七面無表情道。

    眾人無不色變。

    “刑...刑獄池?”

    那些魂者們全是面面相覷,每一個人的眼里都有無盡的惶恐與驚愕,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極度可怕的事情。

    “我現在就去準備刑獄池,三個時辰后,我會派人來將你們押入刑獄池,當然,這件事情的決定權是在你們手中!世二世三,你們留在這里看著他們!其余人跟我回去。”

    劍十七淡淡說道,且很是深意的看了白夜一眼,便領著劍刀隊的人離開了刑法之宮。

    轟轟轟...

    刑法之宮的大門緩緩合了上去。

    大殿內重新恢復安靜。

    但每一個人的神情都變得古怪起來。

    白夜安靜的注視著大門合攏,臉上沒多少表情。

    那黑白尊君并未離開,而是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喝著茶,他的臉上洋溢著古怪的笑容。

    “什么是刑獄池?”

    白夜淡淡問道。

    “咦?我們的東鶯大人居然連刑獄池是什么都不知道?”黑白尊君大為

    吃驚的望著他。

    “暗王朝的很多事情我其實并不關心。”

    “可這種東西對你來講,應該很具備吸引力才是,眾所周知,我們的東鶯大人性情殘暴,極好殺戮,更是喜歡折磨他人,怎么你竟是不知這刑獄池?”黑白尊君瞇著眼盯著他道。

    “是一種酷刑嗎?”白夜思緒了下問。

    “不只是簡單的酷刑!”黑白尊君搖了搖頭笑道:“它更是一種全方面的折磨!”

    “全方面?”

    “是的,無論是你的肉體、靈魂還是其他,只要下了刑獄池,你的渾身上下包括思維,都將沉淪于無窮無盡的折磨當中,只要你入了刑獄池,就不會再想入第二遍,從刑獄池撈出來的人沒有誰是不招的,無論他守著怎樣的秘密,無論他意志多堅定,在刑獄池面前,都是形同虛設,將全部被擊碎!”

    “這般可怕嗎?那為何黑白尊君你是一副不懼刑獄池的樣子?”白夜好奇的問。

    “呵呵,很簡單,因為誰都知道我對暗王朝是忠心耿耿的,這刑獄池,我是絕不可能入的,雖然劍十七大人嘴巴上這樣說,實際他是明白,只要我一被拉到刑獄池面前,影神王大人一定會出面為我做擔保,而我也將免受刑獄池之苦,至于你...那就不一定了。”黑白尊君笑道。

    話音落下,周圍的魂者全部笑出了聲。

    “你才是最可憐的那個!”

    “傻小子,大難臨頭了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

    笑聲蕩漾四方。

    “大人...”

    這邊的蘇平幾人慌了,一個個望著白夜,顯得不知所措。

    但白夜卻是低著頭,不知在想著什么。

    “東鶯,劍十七大人是什么意思我想你應該是明白的,你跟我作對,注定是死路一條,我本來是不打算放過你這個狂妄無邊的狗東西,但劍十七大人都那樣說了,我也不好拂他面子,就給你一個機會,自己乖乖認個錯,低個頭,這筆賬我可以以后找你算,你看如何?”黑白尊君冷笑說道。

    “那好,那我就多謝黑白大人了。”

    白夜點了點頭,朝劍

    十七留下的兩名魂者望去。

    “二位,請你們回去告訴劍十七大人,我不追究黑白大人傷我的事,讓他不用準備刑獄池了。”

    那叫世二世三的兩名魂者對視了一眼,一言不發,直接離開了刑法之宮。

    “哈哈哈哈...”

    這邊的黑白尊君一眾人笑的更開了。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貨色!”

    “他是在這外圍作威作福慣了,不知道咱們大人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那是!”

    眾人得意洋洋,笑容滿面。

    “走吧!咱們回去!既然指環堅定了這個東鶯是清白了,那暫時咱們也拿他沒辦法!走吧!”

    黑白尊君起了身,微微一笑,便是要離開。

    可在這時,白夜突然走到了大門處,攔下了眾人。

    “東鶯,你還有什么事?”黑白尊君瞇著眼看著他。

    但...

    白夜沒有說話,只是揮了揮手。

    蘇平幾人有些遲疑,但還是推開了大門,走了出去,而后又將大門重新合上。

    咣!

    刑法之宮大門處的結界突然全部開啟。

    整個刑法之宮莫名被封閉了。

    “嗯?”

    黑白尊君眉頭一皺,不解的看著白夜:“東鶯,你這是干什么?”

    “黑白大人,你如此寬宏大量,給了我一次機會,我對你實在是感激不盡,但我這個人不喜歡欠別人什么,所以,我也給你一次機會,讓你感激我,你覺得怎樣?”白夜平靜的說道。

    “混賬東西,你在說什么呢?”

    “你瘋了?”

    “好狗不擋道,給我滾開!”

    那些魂者們紛紛叫罵開來。

    “你什么意思?”

    黑白尊君感覺不對勁了,眉頭一皺,沉聲詢問。

    然而...白夜沒有再說話,而是邁開步子,朝黑白尊君走去。

    暴虐的殺意從他身上迸發出來。

    黑白尊君臉色瞬變:“怎么?你想殺我?”
Back to Top
六场半全场胜负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