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日月雙幻

379 混沌魔雷獄

    隨著幻雨主動攻擊,那道由魔劫形成的“幻雨”自然也不知道什么叫懼怕和退縮,同樣朝著他沖了過來。

    接下來,天空中的兩位幻雨便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如今還能看到這一幕的,自然也只有遠處的龍傲。

    從最開始到現在,他幾乎早就完全呆滯在了原地。

    從剛開始幻雨渡劫開始,然后到現在已經經歷了一波好幾折。

    事實起初他也不是很清楚幻雨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直到雷劫出現的時候,他才徹底明白了過來。

    而且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他的眼中露出的更多的是興奮。

    畢竟幻雨的修為越高,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而且他也是幻雨這一路走來的見證。

    見證著幻雨一步步走到今天,這一點沒人比他更加自豪和驕傲。

    當初的那只雛鳥到了今天終于要展翅翱翔,甚至遠遠將他甩在了身后。

    這一刻。

    他都差點沒忍住掉下眼淚來。

    他的情緒變化,正在激戰的幻雨也是心有所感。

    可以看到即便是還在激戰,他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淡笑。

    放心吧,這一劫攔不住我,幻雨不禁暗暗在心底道。

    “飛龍乘云”。

    戰斗了這般久,幻雨也是徹底摸清了對面這位由魔劫形成的自己。

    兩人無論是各方面均都完全一致,甚至連所有的招式,乃至是戰斗習慣,也都一般無二。

    所以他就不必在多去想什么華麗花哨的東西,直接硬碰硬即可。

    隨著他一劍揮出,一條黑金色的火龍瞬間形成。

    之所以是黑金色,那是因為這條火龍一半是漆黑之色,一半是金色。

    兩者涇渭分明。

    這一次,他是用身體的兩種力量相結合來發出的這一招。

    原本他也沒有多大的把握。

    雖說如今身體的兩種力量處在了一個平穩的狀態,但是能不能同時使用他倒是沒什么底。

    然而事實的結果證明,他賭對了。

    兩種力量雖然沒有徹底融合,但也并沒有發生排斥。

    此刻眼前的這條黑金色火龍便是最好的證據。

    對面的“幻雨”亦是沒有絲毫意外的用出了同樣的一招。

    一條通體漆黑的火焰巨龍從他的劍下緩緩凝聚而出。

    看到這一幕,幻雨的嘴角已經露出了微笑。

    “果然如此”。

    雖然魔劫完全復制了一個自己,不過有些東西,卻是依舊不能一模一樣。

    那就是他身具的力量。

    魔劫只是復刻了他的魔力,卻不能復制出他的幻力。

    所以結果自然也就是不言而喻。

    “轟轟轟..!!!”。

    兩條巨龍紛紛發著無聲的咆哮,然后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幻雨本尊看都未曾去看結果,便立刻發出了第二招。

    “雨落無雙。”

    手中的長劍繼續揮舞,隨即朝著另一尊幻雨一斬而出。

    頓時劍身上噴發出了一道巨大的暗黑色劍芒,隨即好似化作無數光點,直直朝著另一尊幻雨而去。

    “嘭,嘭,嘭..!!!”。

    一時間,由魔劫形成的幻雨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被完全淹沒在了其中。

    而原本的第一記攻擊,也就是那條黑金色巨龍,此刻已經將魔劫幻雨所發出的黑色巨龍徹底撕碎。

    雖然因為能量消耗有所削弱,僅僅只剩下了一個虛幻的龍頭。

    但是這個龍頭也是直直一頭扎進了魔劫幻雨此刻所處的地方。

    “嘭.!”。

    又是一陣驚天巨響,再次響徹而起。

    結果已經不必在過多去驗證,幻雨一個閃身再次朝著雷劫而去。

    此時的雷劫也已經到了最后的階段,蒼穹之上總計九道已經無法形容體積的巨大雷霆頓時顯現而出。

    這一幕讓幻雨也是面色一凝。

    這雷劫的最后階段,無論是數量還是威力,都是最為強大的。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謹慎應對。

    畢竟一直到現在他自身的消耗也是不小。

    然而就在他凝聚起渾身的力量,準備等待著雷劫降臨的時候,卻是異變突起。

    只見先前那尊由魔劫形成的幻雨之處,瞬間一股巨大的黑煙化作流光回轉蒼穹。

    緊接著天上的魔劫和雷劫開始慢慢發生了變化。

    “這是...?。”

    這樣的一幕,幻雨也是一愣。

    按理說,他已經斬滅了那尊由魔劫形成的幻雨。

    也就是說他應該已經算是渡過了魔劫才是。

    此刻突然發生這樣的變化,他也是有些一頭霧水。

    難道魔劫不是像天怒所說,僅僅只要三步嗎,他不禁在心底產生了疑惑。

    就在這時,他的胸口一陣金芒緩緩透出,懸浮在了他的面前,正是天怒。

    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此時的天怒好似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蒼穹之上,并且透出了一股極為凝重的情緒。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魔劫不是已經...”。

    還不待幻雨問完,天空上的魔劫和雷劫好似緩緩融合在了一起一般,頓時出現了一副新的景象。

    “果然是...”!

    看到這一幕,天怒有些微顫的聲音在幻雨耳邊響起。

    光從它的語氣中就可以判斷出它此時的情緒。

    有些驚駭,詫異,乃至是敬畏。

    然后他便繼續開口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恐怕就是相傳自開天辟地以來,這世間最古老的一劫,名為,混沌魔雷獄!!!”。

    “嗯,什么獄???..”。

    很顯然,幻雨對這個新的詞語極為的陌生,不禁滿臉疑惑。

    “沒想到,居然真的存在,而且還是以這樣的方式誕生,難怪,難怪...”。

    沒有回答幻雨的話,天怒依舊自顧自的低語道。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天空中的兩劫也終于完成了最后的融合。

    只見蒼穹之上好似出現了一處雷池。

    雷池的最中央有一根漆黑的巨柱。

    而整個雷池中閃爍的雷光,也完全呈現出了一片漆黑的顏色。

    簡單來說就是,原本的雷劫之處化作了雷池。

    而其中原本白色的雷電好似和魔劫中的魔氣融合到了一起,變成了一種新的形態。

    如果非要起一個名字的話,那便可以稱作是“黑魔雷”。

    而在這個時候,人界的一處幾乎高聳入云的孤峰之上,一襲人影站在那里遙望天空,目光中透露著明亮。

    如果幻雨在這里定會驚掉下巴,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神秘失蹤的凌塵道。

    至于他為何會出現在此處,那就完全不得而知了。

    同一時間,妖界中央的高樓之上,那名青年也遙望著天空,負在背后的雙手緊緊握了一瞬,隨即傳出了一道命令。

    而在妖界的另外一處,一名盤膝而坐的中年男子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隨即好似低聲呢喃了一句什么。

    不過很快,他便緩緩起身往前一邁,隨即徹底消失了身影。

    至于魔界之中,此刻魔神殿的最高處,也出現了一襲黑影。

    不過他只是雙手負背,平靜的站在那里。
Back to Top
六场半全场胜负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