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我的獨立系統

第183章 修成

    ”什么?!既然是半步人仙級別的功法?斗氣大陸怎么會有這種功法?“淺陌頓時一驚,驚駭道,這也太不現實了吧?

    ”諸天萬界無奇不有,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定欲。“萬界界百科全書說道。”更何況斗氣大陸之星也是諸天萬界洪荒宇宙里頭所形成的一顆渺小之星,但也是洪荒宇宙的一部分。“

    ”萬界百科全書,洪荒宇宙是什么?“淺陌眉頭一皺,問道。

    ”便是包裹了數千千萬萬億億個星球,位面,平行時空的一個唯一的宇宙,便是洪荒宇宙,也是所有的母親。“萬界百科全書簡述道。

    ”那系統也是?“淺陌好奇問道。

    ”這個可能不排除。“萬界百科全書說道。

    ”這個幻雷決,和幻雷領域給我介紹一下吧。“淺陌說道,心中很是好奇。

    ”叮!“

    幻雷域:所在這個領域的所有敵人都會被幻覺吸引,在幻境里頭死亡,真人在外也是死亡,在幻境之中使用者可以幻化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所有敵人,修為不得高于敵人修為的最高者一個大段。使用者修為越高越強大。而雷,使用者在其中自身的所有屬性都會受到雷的影響而增強數倍,敵人會在這個領域里頭被壓制全身屬性。

    幻雷決:在幻雷領域之內使用要比沒有的威力要強大十倍以上,十倍之上具體看使用者的強弱而定。被打中的敵人將于受到強大的雷屬性重創并且進入幻境之中,破解方法:一敵人自身非常強大實力用蠻力來破,二敵人的意志力極強,三使用者揭開。如以上都沒有那么敵人將會被困在幻境之中,無法走出直到死亡,靈魂都無法解脫。

    淺陌看著眼前的一幕,整個身軀劇烈一震,驚駭道:”我滴乖乖,這是要飛天的節奏啊,這次賺大了絕對大賺了一筆。“

    就在淺陌驚駭的同時,幻雷決進入了淺陌眉間,傳承的開始。

    淺陌揮動了兩手,盤坐下來。融合這門功法。

    ..................

    ...........

    禁發室之內

    孤凡雙手相互一打,做出一個奇怪的手勢。

    就在這時,孤凡整個身軀的氣息不斷的往上升。

    此刻孤凡的身軀亮起一束刺眼的光芒。

    隨后身上的枷鎖一破,修為從九星斗宗一直飆升...九星顛峰斗宗...一星斗尊...兩星斗尊...三星斗尊。

    就在此刻,孤凡抵制住了升級的誘惑,強行壓了下來。

    在升級那樣根基就不穩了,有三星斗尊的修為加上那些功法的加持這一把淘汰賽也是穩穩的握在手中了,沒必要為了淘汰賽毀了根基。

    孤凡在次盤旋手勢,一上,一下。

    當壓下的時候,全身的氣息恢復平靜。

    閉上的眼睛猛的一睜,一道灼熱的火光從眼中閃過。

    孤凡身軀猛的一起,手中換出鐮刀。

    整片空間恐怖的氣息飛速上升。

    開口大喝一聲:”無極燃燒!“

    直接觸發了恒死三擊決的第一一擊。

    突然間,就在孤凡話語落下之時,全身的氣息,氣質狂飆而上,全勝的外皮膚和內臟都發出赤紅的眼神,全身的氣血在不斷的燃燒化為一切的能源。

    ”啊啊!!“

    孤凡像上大喊,全身爆發出熱紅色的光芒,溫度極高,眼孔之中也都發紅起來,手中握著的鐮刀也都被一股赤紅色的光芒籠罩,孤凡突然望著下方。

    抬起手中的鐮刀直接一劈而下,一道赤紅色的刀刃直直的攻了下去。

    轟——!!!

    隆!

    一道巨大的響聲響起,周圍的石壁也受到了影響,破碎而開掉落在下方,在就要落地的一瞬間被一股極強的力量給分化為虛無。

    ”啊!“孤凡一聲叫喊,撲通——碎落在地。

    無極燃燒的狀態也都散去,剩下面上慘白,虛弱的孤凡。

    無極燃燒,燃燒的是氣血,雖然孤凡不會死亡但是卻會虛弱不堪,這時候必須服用補充氣血的一切東西和恢復體力的一切東西才能讓他從虛弱的狀態恢復過來。

    現在的他還是初學,無法掌控,要是正真的掌握的人完全可以控制氣血的燃燒量度,這樣就不會太容易被虛弱籠罩。

    孤凡剛剛的行為完全就是作死的行為。

    孤凡虛弱無力的趴到在地,緩緩昂起頭,看著眼前的一幕眼孔一縮,前方被移為了平地,地上還有赤紅色的火炎。

    ”這..太特么牛掰....了..“孤凡雖然被虛弱籠罩,當是還是能露出震驚的模樣,艱難的從納戒里頭拿出幾枚恢復的丹藥和一些回復氣血的丹藥,實在不行就往嘴中塞草藥。

    過了片刻,孤凡的臉上才慢慢的恢復氣血,被虛弱籠罩的無力軀體也緩緩的恢復力氣。

    孤凡趕緊爬起來,盤坐運轉靈天決進行恢復。

    ”呼,這東西太恐怖了,消耗好大,看來不到必要不能用啊,不然自己是死不了,但是別人可以殺死我。“孤凡微微嘆息,說道,這次實在有些亂來了。

    雖然不能多次用無極燃燒和墮魂死獄,但是狂恒堅墻就可以多用幾次,這個消耗的要比第一擊和第三擊少。

    做好一切,孤凡緩緩站起身來,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雙手一打,怪異的手決出現,孤凡一喝:”狂恒堅墻!“隨后伸手向著前方。

    隆!

    一道巨大無比,看上去就知道很堅硬的墻壁出現在孤凡眼中,此刻孤凡體內的斗氣在慢慢的減少。

    隨后孤凡用意念控制墻的數量和周圍,如此同時在孤凡的身軀周圍同時出現了四面墻壁直接把孤凡籠罩起來,形成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防御,當然這要的消耗也比較大,此刻孤凡臉上也已經蒼白起來,意念一動收回了墻壁,隨后從納戒里頭拿出一枚草藥塞進嘴中服下,消耗的斗氣才慢慢恢復。

    孤凡看著天邊,腦洞大開。

    手決一打,意念一動,一快快的墻壁按照孤凡的意念出現形成了一個接著一個的樓梯。孤凡嘴角一笑,躍身一跳,一塊一塊的跳了上去,在上空轉身過來看著下方,收回了下面的墻壁,只留下一塊腳下的墻壁停留在半空。

    在高處,看到的下方景色也是不同,深觸人心,孤凡往下一跳,直直的落了下去,意念一動,另一面墻壁出現在腳底將其接住,上面的那一塊也同時消散。

    ”真好玩,這墻壁還能這么玩。“孤凡舔了舔嘴角,說道,隨后落到地上,墻壁消失,臉上也慘白了許多。

    ”好玩是好玩,不過消耗的有些大啊。“孤凡從納戒里頭又拿出一支草藥出來塞進嘴中嚼著,說道。

    隨后吞了下去,臉色才漸漸恢復。

    ”看來出去之后要去靈天宗的藥閣里頭買一些丹藥才行,做好準備明天的后天的五強賽事。“說著,手掌變成拳頭,緊緊的握著,語氣尖銳道:”第一名,我一定要得到,對于功法閣的第三層孤凡此刻也沒有太大的興趣了,不過靈天山倒是感興趣。”雖然說前五名就能進入,當是感覺第一名更加好。也更符合現在的他。成就感!

    “室靈,你給老子滾出來!”孤凡對著上空大喝道。

    這一叫就把睡早的室靈飛喊了起來。

    “干嘛干嘛!你個傻玩意,你喊老夫何事!”室靈一醒,看了看下方眼睛一縮,眉頭一黑,怒喊道:“臭小子,看你干的好事!把老夫的家都弄成了什么樣子!!”看著下方破爛不堪的地形,室靈想是死的心都有雖然自己可以恢復不過,這好歹也是住了千年的老家啊,都有感情了,現在就這樣被這臭小子給弄成了這副模樣?!

    這里就孤凡一人,不是他還有誰?

    “呃...呵呵,我不是在試我的功法嗎?所以就成了這副樣子了。”孤凡撓了撓頭,說道。

    “我艸,你還有理了!你個臭小子叫我干嘛?!”室靈怒喊道。

    “快放我出去。”孤凡說道。

    “你是傻?必須學會一本才能出去!”室靈喊道。

    “我學會了!”孤凡說道。

    “你學,你學會個!....”室靈喊道一半停了下來,等等,室靈掃視了一片孤凡的全身,孤凡被看的有些不爽,就好像全身的秘密都被別人看光了一般。

    “我艸,你個臭小子是變態,不對,是妖孽?!這還沒到一天,你就把恒死三擊學會了!?”室靈震驚的聲音喊出,聲音帶有顫抖,這小子是變態,這小子是變態!!!

    “沒辦法,我聰明記性好,總比別人學的快。”孤凡揮了揮手,說道。

    “這也太快了吧?別人一百年,你一天都不到?”室靈喃喃,說道。

    這是怪胎,很怪的那種怪胎。

    “快放我出去,我明天還要比賽呢。”孤凡有些不耐煩,說道。

    “小子,要不你在學一本?”室靈問道。

    “不學,沒心情,太簡單了,下次再來。”孤凡別過說道,特么的還學?老子的九滅還在等著老子去就他呢,更何況九滅不在玩意你個老鬼頭刷什么花樣。說我學不會不放我出去,那我不就慘了?

    簡單?室靈頓時想一口血噴出來。這還是第一次聽人說簡單的,還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穩住氣息,不能在小輩的面前丟了面子,亂來陣型。

    “咳咳,晚輩,把你的令牌拿出來吧。”室靈蒼老的聲音傳出。

    呵呵,這老鬼還給我裝?那行給你裝,給我出去就好。孤凡內心安想道。

    孤凡從納戒里頭把弟子令牌拿了出來,說道:“現在怎么玩?”

    室靈在天空一道光束射過,直射孤凡手中的弟子令牌。

    當光束消失的時候,手中的弟子令牌在名字的下方多出了一道小小用圓圈圍住的一個字“禁”。

    隨后一道口訣在淺陌的腦海中出現。

    “好了,下次,你要進來的時候念你腦中的口訣就行了,對著令牌念。”室靈開口說道。

    “行,沒問題,現在快給放我出去吧。”孤凡點頭說道,隨后將令牌手回納戒里頭。

    “你小子就那么急著走?”室靈無奈說道。

    “廢話,這鬼都不見一個的,又寂寞,誰想待,快點手腳利索點!”孤凡雙手叉腰,說道。

    “滾滾!”孤凡眼前,一道通道出現,室靈喊道。

    “我勒,我這就滾。”孤凡看著通道出現頓時一笑,說道,向著里頭踏了進去。

    ..............

    與此同時

    靈幻雷境的第九層,淺陌也融合完畢。

    眼中緩緩睜開,在眼中一道藍色的雷電閃過。

    淺陌一跳,緩緩的落在地上,向著前方一喝:“幻雷決!”

    滋滋!

    一道道的藍色雷霆閃過,在半空中形成一顆顆巴掌大的球體,淺陌伸手一揮,數道雷電球唰唰而下。

    嘭嘭嘭!——!!

    強烈的聲音響起。

    只要被打中的人都會進入幻境之中。不要看他是一顆顆的球體,看起來沒有傷害,其實里頭蘊藏著無限的危險。

    “呼!”

    “”這里也沒有啥好留念的呢,該出去了。“淺陌掃看周圍,低聲說道。

    隨后,淺陌的身軀消失在里頭。

    ..........

    淺陌的身軀在幻八的眼前出現,幻八也變成了幻九,幻九咽了咽口水。

    心想,這還真給他過了,自己要呆在第九層了,不過用電方法還是能下去的。

    ”大哥啊,感覺如何?“幻九看著眼前的變態,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嗯,不錯不錯,收獲不錯,不過里頭的挑戰有些弱了,行了,這里也沒有好玩的了,我要出去了。“淺陌揮了揮手,說道。

    ”呵呵,好好,大哥要去了,來進這里就能出去了。“幻九呵呵一笑,說道。

    淺陌看著眼前的通道,憋了一眼幻九說道:”怎么感覺你很想我走啊?“

    幻九身軀一怔,被被說中了,頓時擺手說道:”哪里,哪里,這不是大哥你也說沒什么好玩的,所以我配合你而已。“

    淺陌眼睛一瞇:”真的?“

    ”真的!千真萬確!“幻九立刻喊道,為了掩飾內心的慌亂。

    ”恩,那就再見了,今天你也陪我從第一層闖到了第九層,那么現在這里是不是你最大?“淺陌雙手抱臂問道。

    ”是啊,負責人我是最大的。“幻九點頭說道。

    淺陌聽到答案,便動身向著通道走了進去。

    身影消散而開。

    看著淺陌走了,幻九也松了一口氣:”呼,總算把這變態送走了,和這變態在一起總感覺喘不過氣。“

    .............

    ............

    孤凡的身影在巨大的石門外出現,睜開眼眼睛看看周圍,是之前進來的時候熟悉的一幕,孤凡向著前方的出口緩緩走了出去。

    待我出去之后,靈杜就在門前等著我,因為他的令牌傳來了動靜,開始他也驚駭了,這會不會是出錯了,這進去沒多久啊,就出來了?莫非那小子已經學好了不成?

    這個問題被靈杜拋到了腦后,這是不可能的問題,一天都不到就學會了?你可是在逗我吧!

    不過見到孤凡的身影的時刻,靈杜整個人都愣住了。

    真的是他?這小子怎么可以出來的?

    ”小子,你你,怎么出來的?“靈杜看著眼前問道。

    孤凡還在腦中思考著等等這么解釋,現在就來了,頓了頓,看著前方的靈杜說道:”我們又見面了長老。“說著,招了招手。

    ”混蛋,誰和你說這個問題,我是問你你怎么出來了!“靈杜老臉一怒,問道。

    孤凡干咳了兩聲:”咳咳,怎么出來?當然是走出來的。“

    ”混蛋,你要氣死我不成,我是問你不是這個,我是問你在里頭你怎么可以出來的?!“靈杜聽著孤凡的牛頭不對馬嘴氣的不行,喊道。

    ”噢噢,原來長老你說這個啊,我當然是學完了被放出來的,不然你以為我怎么出來的?“孤凡摸了摸下巴,微笑道。

    ”什么?!你學完了!!?你當我三歲小孩嗎?這進去都沒有一天的時間!“靈杜老臉被氣紅。

    孤凡不以為然,問道:”長老,不然你以為我是怎么出來的?“

    靈杜愣了愣,被孤凡的話給問住了,對啊,他怎么出來的:”呃.....“

    孤凡再一次開口,說道:”就連宗主他們這樣的強者斗出不來,別說我了。“

    靈杜:“..........”

    “你真的....學完啦?!”靈杜這次有些相信了,問道。

    “嗯嗯,你看我的修為。”孤凡說道,把三星斗尊的氣息爆出來。

    “這...這是三星斗尊?!”靈杜大驚失色,喊道。頓了頓問道:“你小子剛剛進去是九星斗宗吧?!”

    “是啊。”孤凡點頭說道。

    “哈哈,奇才,奇才,真是奇才。好好好,果然沒讓我失望!”靈杜突然大笑,說道。

    “你剛剛還不信我呢。”孤凡開口說道。

    靈杜一聽,愣了愣,尷尬說道:“這..不是因為太不真實了么,就算是宗主他們都不可能相信。”

    “那個,長老您能不能幫我保密啊,我打算在五強的時候在使用出來。給他們亮亮眼睛。”孤凡小聲的對著靈杜,說道。

    靈杜一聽,說道:“你放心吧,老夫絕對會幫你保守秘密的。”

    “嗯嗯,那就好。”孤凡點頭說道。

    “你小子現在要去哪?”靈杜問道。

    “我打算去賣藥的地方賣點藥,畢竟這門功法消耗比較大。”孤凡說道。

    “行,那就不留你了。”靈杜說道。

    .............

    出了門之后,孤凡摸了摸肚子,剛剛吃了飯不過天色也快黑了,加上消耗了一番肚子餓的不行,先去大吃一頓先吧,吃完了再去找藥和恢復補充靈魂的東西。

    ............

    另一邊,淺陌也出了來,抬頭看了看天色,已經有些微微的暗,不過影響不了什么。

    “靈天宗也沒啥要搞了,等這次武比結束,我要出去找找看看哪里山水好,用來建立閻羅獄。”淺陌淡淡說道。

    等弄完了中洲一些瑣事,那么斗氣大陸也沒有什么好玩的呢,可以差不多到了結束的時候,幫助蕭炎進入斗帝,那么我就可以離開了。也能去見碧瑤和陸雪琪她們。

    ...........

    時間過的很快,時間如同潮水說過就過,剛剛還是天亮的天空,現在早已經黑暗起來。

    淺陌也回到了靈萱峰里頭,做飯給三女享用,靈萱婷和云翳兩人也在那塊靈天天然的聚集之地修煉了一天,而小家伙則是在嬰兒床上睡了一天,淺陌看著她們有些好笑。

    明天還是帶著小家伙出去玩耍吧,在家里睡覺很無聊。

    “來,吃飯了。”淺陌對著靈萱婷和云翳說道。隨后去把小家伙給抱了過了來。

    兩女也熱情的很,聽到有飯吃了立馬飆了過來,修煉了一天也都餓了,早就迫不及待了。

    頓時就出現了一家人一桌坐在一起吃完飯的場景。

    “你們兩個人今天在這里修煉了一天,現在有什么感受?”淺陌夾了一塊肉放到嘴中嚼著,問道。

    “好餓。。”兩女同時說道。

    淺陌:“.............”

    “除了餓就沒有別的感受嗎?”淺陌無語的問道。

    “好啊。”兩女同時說道。

    “哦?什么感受說來讓為夫聽聽,說不定能幫你通一通。”淺陌嚼著肉,問道。

    “我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修為也到了突破的門欄。”云翳嚼著蓮藕說道。

    “我也是如此。”靈萱婷點頭說道。

    “沒別的嗎?”淺陌問道。

    “沒有。”兩女說道。

    “確定?”淺陌不死心,問道。

    “確定。。”兩女點頭。

    哎呀,這下淺陌就尷尬了,怎么還沒有其他的感覺呢?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吃飯吧。”淺陌嘆了一聲氣。

    ..............

    ..........

    此刻的孤凡也從靈食仿里頭飽餐了一頓,摸著鼓鼓的肚子從中走出,向著靈天宗賣藥的地方過去。

    很快,孤凡到了丹藥閣的門前,周圍還挺多人的,里頭也是慢慢的人,不過還好丹藥閣的里頭空間很大,并不擠。

    尤其是一些女弟子,大多數的女弟子都喜歡夜里出來逛街,買這買那的。

    而且也方便不用手拿只要塞進納戒里頭就完事了。

    孤凡還是第一次來這個丹藥閣,納戒里頭的東西大多數都是他在孤家的時候留的,一些是青木給的,很少出來更別說千里迢迢的跑來這個丹藥閣里頭了。

    之前聽青木說這個丹藥閣很熱鬧,而且裝修的很豪華,先前孤凡還不怎么在意,現在親身在此地便感受到青木師兄說的那種豪華感了。這次總算是來對了地方。
Back to Top
六场半全场胜负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