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末世之皇者天下

第392章 邪笑

    一個坐在會場中的太乙金仙報出了一個價格,“一百二十萬!”

    沒有直接報底價已經算不錯了,但這個太乙金仙還是小瞧了這所謂的元神寶物的誘惑力。

    “兩百萬!”一個包廂中傳出了一個陰沉的聲音。

    雖然這東西是值這個價,但這加價的幅度也太高了吧?地位較高的大能們都看向了那個包間,然后他們就發現了,這不就是那個血海洞主的房間嗎?

    夜風眉頭一挑,露出了一抹冷笑。看來這位血海洞主很想要這個東西啊,既然如此的話,他怎么說都不能讓他如愿!

    一抬手他就要報個高價,但另一個包間中卻傳出了一個讓他也心驚的報價,“四百萬!”

    這么高的加價幅度?!眾人都驚了,紛紛轉過頭來看向那個包間。結果,他們發現這個包間竟然是在正對著主席臺的,所有包間的正中央。

    滿場的太乙金仙都是眉頭一挑,臉上露出或是忌憚或是冷笑的神色,但統一的,所有人的聲音都低了下來。

    拍賣會場的規矩,正中間的包間永遠是城主府的!而那個聲音毫無掩飾,顯然就是碧月城的城主大人!

    包間之中,黑湖雄山摟著懷中妖嬈美艷的黑湖鳶藍,目光落在主席臺上的紫魂玉液之上。

    在城主的懷中,一身抹胸長裙的黑湖鳶藍哼了一聲,顯得很不滿,“你不是說沒有多余的魔石嗎?怎么還拍這個了?”

    “你還在生氣嗎?”黑湖雄山看著懷中的美人,苦笑道,“那只是一件衣服,三百多萬的魔石,太不值了。”

    “哼!”黑湖鳶藍從黑湖雄山的懷中起來,背過身去,一副生氣小女生的模樣。

    黑湖雄山討好般地在她的耳邊輕聲道,“等我去族中,到時候給你找一件比這更美的衣裙送給你,這樣可以了吧?”

    黑湖鳶藍聽到這句話,這才用小巧的瓊鼻輕輕地哼一聲,表示滿意。

    與此同時,會場之上一片寂靜,主持的鎮中閣主左右看了看,雖然心中有點不滿,但還是要遵守自己定下的規則,再說黑湖雄山給的這個價格已經不錯了。一揮手,他宣布,這瓶紫魂玉液歸屬于黑湖雄山。

    夜風一聲輕嘆,這唯一的一瓶紫魂玉液就這么沒了,真是可惜了。

    又一件物品被拿了上來,鎮中閣主高聲喊道,“初階先天靈寶真魂瓶!攝取元神的上好寶物,底價魔石三百萬!”

    元神類的初階先天靈寶,這個價格也正常。夜風抬手報出了一個“三百五十萬”的價格,畢竟是元神類的寶物,能買還是買下來吧。

    不過元神類寶物受歡迎的程度出乎了他的意料,真魂瓶的價格飛速上漲,不一會兒就突破了五百萬大關,而且漲勢還沒有停止的跡象。

    夜風很無奈地放下了手:這算什么啊!想買的東西都買不到,原本沒有打算買的倒是買到了。

    最終,這個真魂瓶以五百九十萬,將近六百萬的價格被血海洞主拍下。

    看了一眼血海洞主的包間,夜風眉頭微皺:這個家伙似乎太過富有了。修行者中財富和實力是成正比的,他的富裕程度超過了太乙金仙,是不是就意味著他的實力也會超過太乙金仙呢?

    一想到這些,他就頭疼,要是自己元神完好無損,哪還需要這樣猜,極道加持之下,直接神識一掃就知道了。

    “必須盡快恢復元神!”他咬了咬牙,在拍賣會快結束的時候花兩百萬拍下了兩個金魂果。

    金魂果是一種對元神有效用的靈果,只是效果比起紫魂玉液差得太多,一分錢一分貨嘛。

    “算了!聊勝于無吧!”將兩個金魂果收起來,夜風便帶著韻致、秋韻兩人上了獸車,返回了府中。

    拍賣會結束的時候,一些原本不是碧月城的人先后出了城。這個時候,一些鬼鬼祟祟的身影就跟了上去。

    雖然因為拍賣會隱藏的緣故,不知道他們拍了什么東西,但既然特意跑到這里來參加拍賣會,身家肯定不菲。

    “哼,真是愚蠢。”遠處,夜風不屑地瞥了一眼這些形跡可疑的身影,那些人既然敢來這里,自然都有憑仗,又豈會讓他們輕易地得手。

    一轉身,夜風腳下一蹬,如風一般緊隨一道身影離去。另一邊,正帶著韻致、秋韻兩人離去的饕炎獸車之上,由黑湖子墨假扮的夜風一只手輕輕地摟著韻致,另一只手則摟著秋韻。

    夜風要去處理血海洞主,又不能暴露自己,那就只能找個人裝成自己了。他雖然不擅長變形術、幻術,但憑借大羅級的實力,施展出來的幻術要騙過一些太乙金仙是毫無問題的。

    當然,安全起見,他還瞞過了韻致和秋韻兩人。

    不過被下令陪著韻致、秋韻回府的黑湖子墨多少有點不開心,她想得是復仇,結果一直被撞在儲物鐲里,好不容易被放出去卻被要求陪著兩個女人回去,現實與理想之間的落差實在太大了!

    一旁的韻致看著“夜風”臉色有點陰沉,還以為他是在為自己沒有拍到那三件東西而不高興,便溫聲勸道,“夜,拍賣會以后還會有的,這次沒拍到,我們下次再拍就行了。”

    “對啊。”秋韻也笑著說道,“實在不行,我們還可以去別的城市參加拍賣會嘛!”

    韻致輕輕一敲秋韻的小腦袋,笑罵道,“還拍賣呢!是你想去玩吧!”

    聽著兩人笑鬧,黑湖子墨一側臉,忽然看到巧笑倩兮的韻致。目光落在那柔美的臉龐上,他突然露出了一個壞笑。

    正在和秋韻笑鬧的韻致忽然感覺一只手在自己的腰際輕輕地撫摸著!

    粉嫩的小臉一紅,她羞怒地瞪了一眼“夜風”,車上一共三個人,只有夜風的手是摟在自己腰上的!

    但“夜風”卻很無辜地眨了眨眼睛。

    “母親,你的臉怎么這么紅?”看到韻致一臉紅暈,秋韻眨眨眼睛有點奇怪,剛剛母親還是好好的,怎么一轉眼就變成這樣了。

    韻致臉色更紅,但還是勉強地對秋韻輕輕說道,“沒什么,只是車里有點悶……恩!”

    她正說著話,那只“肆意妄為”的手竟然滑到了她的臀上,輕輕地捏了一下。

    聽到母親突然悶哼,秋韻的臉上立刻露出了擔憂神色,“母親,您是不是以前的傷復發了?”她又急切地看向“夜風”,希望他能為自己的母親看看。

    一聽這話,韻致連忙搖頭表示不需要,“我沒事的,不用擔心。”放在后面的一只小手抓住了輕輕揉捏自己翹臀的壞手,她終于松了口氣。

    但黑湖子墨臉上卻掛上了一抹邪笑,雖然感覺自己抓著的這只壞手并沒與掙扎的跡象,但韻致的心還是安不下來。

    忽然,秋韻一聲輕呼。

    韻致心頭一跳,目光看去,卻發現此時的秋韻一臉紅暈。

    轉頭狠狠地一瞪“夜風”,韻致可不是無知少女,看到秋韻這副模樣當然就猜到“夜風”對她做了什么。

    夜風卻是微微一笑,一副無辜的樣子。

    發現自己的威懾無效,而秋韻臉色越來越紅,韻致著急了,她放開了手,細若蚊蠅的聲音又羞又怒地在夜風耳畔響起,“只,只要你別碰小韻……”

    黑湖子墨的臉上露出了邪笑,但識海之中突然傳出的一個聲音讓她臉色微微一變,她輕哼一聲,收回了手。

    聽到“夜風”自言自語,韻致臉上有點疑惑,但她不敢放開“夜風”的手,誰知道這個家伙還會干出什么事來!

    “放心吧,我不會亂來了。”一抖手擺脫了韻致的束縛,黑湖子墨看了一眼一臉羞怯的秋韻和一臉警惕的韻致,搖頭一笑,“等會兒再跟你們解釋吧,我們先回去。”

    碧月城外千里之外,一個黑袍修士看了一眼包圍自己的三個修士,不屑一笑。身影一閃,他已經到了十里之外,而包圍他的三個修士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一陣風吹過,三具軀體粉碎化作塵埃,這三名金仙的元神已經被人攝走,徒留三具驅殼。

    另一邊,同樣是被人圍堵,這個黑袍修士則是陷入了苦戰之中。當兩個圍堵他的人發現他力量減弱而高興的時候,卻見一道光芒一閃,黑袍修士直接消失無蹤了。

    龐大的神識一掃而過,即便是沒有極道加持,夜風也輕易地感知到了方圓千里的變化。輕輕搖頭,他嘆了口氣:敢孤身遠赴其他城市的多少都有點能力,就算打不過也能準備一些挪移符篆,要想劫殺他們可沒有這么簡單。

    目光落向遠處,他瞇起眼睛,“不知道你能不能逃過我的追殺呢。”一步邁出,他的身影直接出現在了千里之外,正要邁出第二步的時候,他忽然眉頭一皺,想起了什么事。

    通過奴役契約,他給黑湖子墨發出了一個消息,“好好保護韻致兩人,若有閃失,我饒不了你!”黑湖子墨這可是一個復仇者,讓他和兩個女人在一起,雖然是無奈之舉,但他還是放不下心。

    傳音之后,他這才向著前方繼續追趕而去。

    ……

    一身血色兜帽長袍的血海洞主腳踏飛舟向前飛行,速度不快,看上去不像那些身懷巨款想盡快離去的人,反倒像是來閑逛的。

    千里之外,兩個一身黑色甲胄的修士正盯著一面冰晶般的鏡子,鏡子上正是悠閑的血海洞主。

    兩個在碧月城這一片名聲不小的修士此時卻皺著眉頭,一臉疑惑。

    “難道他有什么底牌嗎?”終于有人忍不住了,開口說出了猜測。

    另一個則是搖頭苦笑,“不清楚啊,猜不到。”對視一眼,兩人苦笑搖頭。

    “算了,還是穩妥一點比較好。”兩人的身影同時消失,正要向著遠處挪移離去,突然一個人拉住了另一個。

    “你看,有人出現了!”

    “什么?”另一個一聽這話立刻看向了鏡中的影像。

    鏡中影像原本只有血海洞主一個人,但此時卻多了一個一身黑色重甲,連臉都遮擋住了的人。

    看著不遠處的重甲修士,血海洞主停下腳步問了一句,“來者何人?”

    重甲修士卻是一言不發,只是一步邁出直接出現在血海洞主的面前,一抬手便是一拳轟出。

    這一拳砸出,空間碎裂,威勢驚人。

    但血海洞主身上血袍陡然翻涌,如浪潮一般擋在了他的面前。

    轟!

    冰晶鏡子陡然一震,畫面破碎。兩個修士對視一眼,一臉震驚,一個修士雙手掐訣法力涌出,鏡中畫面一閃卻還是沒能恢復。

    “走吧!”對視一眼,兩人立刻轉頭離去。這樣的場面不是他們可以插手的,還是盡快離開,省得引火燒身。

    而重甲修士一拳被擋住,雖然看不見神色,卻能感覺到他的震驚。

    血海洞主一聲冷哼,血色長袍一震,仿佛化作了無盡血海,將重甲修士包裹其中。

    一聲怒吼,血色長袍轟然破碎,一頭渾身披覆甲胄的巨龍沖了出來。

    “哼!區區一頭魔龍!”一聲低喝,血海洞主血袍一抖,化作了一片猩紅血海,瘋狂地擴張開來。同時右手成爪虛抓而下,一只猩紅的法力之手猛地扣下。

    覆甲魔龍一聲慘嚎,被猩紅的法力之手拍中,砸進不斷擴張的血海之中。這血海仿佛有生命的一般,魔龍一砸進來,龐大的血海立即從四面八方翻卷回來,將掙扎的魔龍完全包裹,如一顆血色的巨繭。

    魔龍嘶吼,龐大的力量不斷轟擊巨繭,但巨繭雖然在不斷扭曲,卻依舊堅固。

    血海洞主低聲笑道,“真是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出個門竟然都能碰上一頭魔龍。”雙手印訣變幻,血色巨繭緩緩縮小,其中的掙扎雖然未曾停息,掙扎力度卻明顯減弱了。

    “看來這頭魔龍是要完蛋了。”千里之外,夜風輕輕搖頭,嘆了口氣。這頭魔龍實力強勁,修為已經達到頂階太乙級別,憑借著本身的特殊血脈甚至可以擁有超越頂階太乙的戰力,這種實力在碧月城的統治階級都能占據一席之地了,但顯然他找錯了對手。
Back to Top
六场半全场胜负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