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殺劍訣

第305章 斗智斗勇

    四下里一片死寂,空氣中彌漫著濃郁的血腥味。

    林楓冷冷道:“殺!”

    一聲令下,仍是一片死寂。

    冷汗已濕透了衣衫,南宋將士依舊呆愣在原地。他們也曾血戰沙場,卻從未見過這等血腥場面。

    林楓臉色一沉,就要再次下令。

    燕山望著林楓,輕笑道:“你打算什么時候出手呢?”

    林楓冷哼一聲,淡淡道:“這里還有兩千人。”

    燕山目光掃過兩千南宋將士,不禁微微嘆息,沉聲道:“讓他們出戰,只是白白送死而已。我若要走,他們根本留不住。未得將令,擅離職守,又未建寸功,就算是戰死,也得不到朝廷撫恤。你讓他們的妻兒老小怎么活下去?”

    此言一出,何止誅心,簡直就是誅心。

    林楓冷冷道:“你是在亂我軍心。”

    燕山不置可否,朗聲道:“你們若迷途知返,回到駐地,性命就可以保住。還有,主將是為報私仇而來,就算身死人手,也不會牽連到你們。”

    林楓冷笑道:“莫非你真以為憑你幾句話他們就敢違抗軍令?”

    燕山淡笑道:“那就拭目以待。”之后,他手持那柄銹跡斑斑的長劍,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林楓厲聲道:“眾將士聽令!誅殺金國奸細,違令者斬!”

    一聲令下,僅有一百多人向前沖殺而去。其余人只是低著頭,默然不語。

    見此情形,林楓臉色大變,不禁心生怯意。

    燕山持劍向前,踏血而行,無人可擋。

    一百多條性命就此葬送。

    這時,燕山與南宋陣地之間只有二十步。他望著林楓,淡淡道:“該你了。”

    其余南宋將士仍心有余悸。

    未等林楓開口。

    在林楓身后,一個綠衣男子怒喝道:“燕山,休要猖狂!綠柳山莊絕無貪生怕死之輩。”

    燕山置若罔聞,只是靜靜地望著林楓。

    另一個綠衣男子輕聲道:“林師兄,他已是強弩之末,合我三人之力,定能將他斬于劍下。”

    聞言,林楓不禁自嘲一笑。他乃綠柳山莊嫡系子弟,少年成名,隨后參軍,馳騁疆場七年,何曾心生怯意?為報血仇,綠柳山莊子弟前赴后繼,何曾有人貪生怕死?不覺間,他胸中豪氣上涌,大笑道:“燕山,來戰個痛快!”

    話音方落,一柄長劍驟然出鞘。林楓腳尖輕點馬蹬,飛身刺出一劍,直取燕山眉心。

    燕山身形一閃,一劍刺出,竟后發先至,直取林楓小腹。

    林楓身形疾轉,凌空變招,劍尖挽出三朵劍花,分別攻向燕山的咽喉、曲池與左肩。

    燕山劍隨意動,變刺為撩,直取林楓右腕,以攻為守,一劍破三招。

    “當”的一聲,兩劍相擊。

    二人身形變換,再次出手。

    林楓每劍刺出,如蜻蜓點水,去勢凌厲又精于變化。一朵朵劍花驟然綻放,讓人目不暇接。

    燕山身法詭異,一劍刺出,直取要害,簡單直接。任何變化,一劍破之。

    忽然,只見寒光一閃,一道綠色身影橫空飛出,如離弦之箭,直取燕山腰眼。

    燕山一劍揮出,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完美弧線,迫退林楓。緊接著,他身形微側,劍勢不停,劍鋒微轉,向后刺出。

    下一刻,一道寒光擦身而過,那柄銹跡斑斑的長劍刺入了一個綠衣男子的胸口。

    一次背后突襲被輕描淡寫的化解,仍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著實可悲可嘆。

    長劍拔出,鮮血飛濺。

    燕山神色從容,再戰林楓。

    林楓暗暗心驚,對手如此年輕竟有這等武學修為,真是匪夷所思。要想取勝,唯有拼命,敗即死。他把心一橫,將內力提升至巔峰狀態,全力催動真氣。他揮動長劍,一朵朵劍花驟然化作一片劍影朝燕山籠罩而去。劍影之間,綠色氣勁盤旋環繞,神秘莫測。回風拂柳,漫天劍影,殺人于無形。

    見此情形,燕山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正如那個綠衣男子所言,他的確已是強弩之末。方才交手時,他沒有搶攻,一直在暗自調息。對手絕非易與之輩,若想一擊必殺,唯有忘我三劍。可忘我三劍一旦施展,他必然無力再戰。可眼下,對手已使出殺招,再無回旋余地。以殺證道之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何懼之有?

    他大喝一聲,如河水決堤,如山洪暴發,一發不可收拾。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閃電劃過天際。

    他揮動那柄銹跡斑斑的長劍。

    第一劍,他似乎從困境中解脫出來,如脫韁之野馬灑脫不羈。

    第二劍,他眼神空洞,一股殺意自心間產生……

    第三劍,他心中殺意陡然消失,目光時而空明,時而迷離,一劍刺出,是如此的隨心所欲,像小孩子玩耍般自然,卻似與天地萬物融為了一體,是那樣的和諧……

    看似緩慢的一劍,瞬間刺穿了漫天劍影,直逼林楓的咽喉。

    林楓只覺一陣寒意涌上心頭。

    下一刻,那柄銹跡斑斑的長劍刺入了林楓的咽喉。

    這時,林楓似乎明白了什么,想要開口,卻只是徒勞。

    長劍拔出,鮮血飛濺。

    燕山倚劍而立,神色漠然。

    最后一個綠衣男子正死死地盯著燕山,目眥俱裂,咬牙切齒,恨不得啖其肉、飲其血。

    燕山輕嘆一聲,緩緩道:“綠柳山莊的確沒有貪生怕死之輩。他們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豈能棄尸荒野?你一定要把他們帶回綠柳山莊,順便給四位長老捎句話,真打算不死不休嗎?”

    綠衣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禁心生寒意。他不怕死,卻還不能死。他一言不發,將林楓和另一個綠衣男子的尸身都搭在了馬背上。之后,他牽著三匹馬朝村莊走去。

    燕山這才望向其余南宋將士,沉聲道:“邊防駐軍乃國之重器,不容有失。韓世忠元帥治軍嚴謹,你們應該明白其中道理。”

    不知何故,這些南宋將士竟對眼前之人心生敬畏。他們朝燕山微行一禮,這才離開了。

    戚遠山和官差也跟著走了。

    燕山看在眼里,卻并未出手,只因內力與體力皆已干涸,他隨時都有可能倒下。但是,他絕不能倒下。未等那些南宋將士走遠,他已就地盤膝而坐,暗自運功調息。

    當然,有南宋將士留意到了,戚遠山也留意到了。但是,沒有人折回,不是不想,而是源于內心的恐懼。

    良久之后,白書樹帶著趙嫣和趙凜來到了燕山身邊。

    趙嫣一臉擔憂,連忙問道:“叔叔,你是不是受傷了?”

    燕山緩緩地睜開眼睛,嘴角微微上揚,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柔聲道:“一點小傷而已,不礙事的。”

    趙嫣微微點頭,又問道:“爹爹和娘親在哪里呢?”

    聞言,燕山只覺心頭一酸,淚水瞬間奪眶而出。

    白書樹生性灑脫,也不禁微微動容。

    趙嫣只有七歲,趙凜只有五歲,他們還是孩子,卻也懂得察言觀色。他們見燕山如此悲傷,又回想起那遍地死尸,瞬間就明白了。淚水奪眶而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哭聲隨之響起。

    “嫣兒要去找爹爹和娘親!”

    “凜兒也要去找爹爹和娘親!”

    他們哭著,喊著,很悲傷,也很可憐……

    燕山哽咽著道:“叔叔和你們一起回去。”

    白書樹伸出了一只手,手指修長,皮膚白潤,不知會讓多少女子心生嫉妒。

    燕山微微點頭,扶著那只手站起身來。之后,他牽著姐弟倆,一行四人朝村莊走去。百镀一下“殺劍訣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Back to Top
六场半全场胜负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