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房產大玩家

1102.轟鳴之中的爆發!(速看!)

    看著陳晉信心滿滿的說出這句話,趙秀嫻從立場上有些鄙夷,畢竟她很清楚陳晉將要面對的是什么……

    但是從內心來說,她忽然有點期待起來——如果陳晉真的做到了呢?

    會不會……那個剛從警校畢業的自己所厭惡的環境會發生改變?而現在所熟悉的環境徹底崩壞?

    猛然,趙秀嫻回過神來!

    “如果不是我的話,那你的意思是說……?”她驚詫起來。

    陳晉笑瞇瞇的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處長,胡信韋,行動副處長,柳邚萊。你不覺得很合適嗎?”

    “呵呵~走了。”他說完,自己拉開門:“順便說一句,你們的伙食確實不錯,看來你們單位還是不缺錢吶,每年也不知道吃掉多少稅款……”

    這句話在趙秀嫻聽來極其的刺耳,冷嘲熱諷的含義表露無疑,偏偏她還沒有任何辦法還嘴,只能看著陳晉大搖大擺的離開。

    一直呆在隔壁監控室的卓成業連忙沖了過來向趙秀嫻請示:“門口全是狗仔,要不要安排他秘密離開?”

    “不用了。”趙秀嫻喊聲道:“跟于開華說,讓他準備一下以公共關系科的名義向陳晉公開道歉,然后……交一份病休報告吧,告訴他,先休息半年,然后轉到后勤,我會給他補償的。”

    卓成業深吸一口氣,明白趙秀嫻已經決定用于開華做背鍋俠了,盡管有些狡兔未死先烹走狗的感覺,難免有些感慨,但他更明白趙秀嫻是為了維護形象,也只能默默離開去著手準備。

    這頭的陳晉剛從審訊區走出來,外面同樣等了一天一夜的王政翰和吳小軍等人一窩蜂的就涌了上來。

    王政翰急忙道:“陳總,對不起!我會盡快在香江也拿到律師執照的。這一次是我疏忽了!”

    “傻!你就算是個學神,短短三個月連考試都不舉行,你怎么拿執照?”陳晉安撫著他,免得他過于自責。

    吳小軍卻是朝陳晉點點頭,陳晉拍了拍他的肩膀——這一次吳小軍沒有沖動,他很滿意。

    接著在人群的簇擁下,陳晉當頭闊步而出,外面等候著的狗仔隊錯愕了兩秒之后,閃光燈就瘋狂的亮了起來,接連不斷,鏡頭全都死死對著陳晉!

    陳晉,這個一到香江就成為焦點人物,現在更是事件核心人物之一,就這樣毫發無傷的從大樓里走了出來,飛快的上車離開,卻不知道對于香江來說將會意味著什么了……

    勞斯萊斯很快啟動,朝著馬路上駛去。

    然而車子剛剛從輔道駛入轉彎處,在無數鏡頭的記錄下,不知道從哪飛馳出來四輛面包車狠狠的撞向勞斯萊斯,將車門以及前后的行路完全堵死,緊接著面包車的司機飛快的逃離了現場……

    “轟~~~!!!”

    轟鳴震天,火光彈射!

    頃刻間,陳晉乘坐的勞斯萊斯就被烈火給吞沒了……

    現場的的狗仔隊直接就瘋了!他們不要命的拿著自己的相機沖向了出事的地點,大樓里也瞬間涌出一隊守衛。

    盡管現場很快就被封鎖了,但是無數的影像資料已經被狗仔隊給保留了下來……

    五六分鐘之后,得到消息的趙秀嫻才驚慌的沖了出來,望著一百多米外的熊熊烈火,臉色蒼白,渾身不停的發抖。

    作為一個行政管理的長官,這種場面她見的并不多。但即使是這樣,憑她的經驗也知道,陳晉絕無生還的可能了!

    站在他身邊的卓成業剛才也聽見了她和陳晉之間的對話,現在看見這個場面,心中卻是莫名的感傷……

    他們都是跟香江資本有說不清道不明關系的人,類似的事情并不是沒有見過,但是陳晉是唯一一個似乎真正有可能撼動這一切的人,現在卻……

    “我已經通知消防了,救護車……應該沒必要了。”他潸然道。

    趙秀嫻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在這時,她的手機忽然響了!

    “幫我個小忙怎么樣?”對面是戲虐般的口氣。

    末了,趙秀嫻咬了咬牙,對身邊的卓成業命令道:“對現場進行徹底隔離。”

    “嗯?”趙成業不解。

    趙秀嫻輕聲解釋道:“他的車特殊改裝過,一點事情都沒有。哈~哈哈哈~”

    她緊接著詭異的笑了起來,竟是有些控制不住。

    “啊?”卓成業也一臉的疑問,隨后回過神來,連忙開始著手布置。

    …………

    …………

    當晚七點,一則《內陸豪商陳晉遇害身亡!!!》的消息,已經通過無數個渠道傳遍了香江,傳遍了互聯網,也很快就傳到了內陸的網絡上!

    雖然陳晉第一時間通知了蔣藝涵,但是當她看見新聞報道的時候,那團熊熊烈火,那些被燒得只剩框架的廢車,都讓她無比的揪心!

    她很明白,如果不是陳晉異乎尋常的未雨綢繆,早就在安全上砸了大筆的金錢,現在可就真的沒了!

    這種程度的危險,將來說不定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蔣藝涵擔心,總有個萬一!

    但這件事情,卻也真的成了陳晉在香江的一次重大轉機。

    首先就是楚商總會直接瘋了,已經成為新世紀建筑最大股東的他們,在第二天一開市的時候,就開始以搏命的姿態將那剛剛注入的700億資金,全部砸進了股票市場,通過數額驚人的交易和拋售,強行拉低了四大家族的股票價格。

    僅僅一個上午的時間,就用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代價,蒸發掉了四大家族超過500億的市值。

    到了中午休市的時候,當陳晉遇害身亡的消息已經開始傳播起來,漸漸遍及全網之后,在下午一開市的時刻,四大家族的反擊也開始了……

    他們瘋狂的買入自家的股票,試圖重新拉高價格,然而……

    陳晉的影響力,在這一刻才猛然體現出來!

    不知道從哪里來的資金開始涌入了香江股市,大量的賬戶運作,以及低金額卻超高交易率的拋售,在四大家族砸進來兩百多億資金的情況下,依然強行拉低了四大家族的市值接近100億!

    至此,四大家族包括在內陸被套牢的資產,以及這一次股市上的損失,合計已經接近兩千億¥,折合美刀,就是超過200個億!

    換句話說,四大家族的市值已經差不多蒸發掉了一個李氏家族!

    40%!

    這是四大家族市值的蒸發比例!

    然而事情并沒有就這樣結束。在內陸資金的連翻狙擊下,香江股民也開始跟風拋售起四大家族的股票來。

    截至到收市時,損失比例已經高達50%!

    而且,這樣的情況很有可能持續下去……

    “砰~~”

    巨大是破碎聲在寬敞的廳堂中回響著,另外三個人都是一臉凝重的看著李成城將那個價值連城的古董花瓶砸碎。

    “楚商總會的人是瘋狗嗎?用整個楚南省的財富硬拼我們?他們的錢都是大風刮來的嗎?”年過八旬的李成城聲嘶力竭的喊著,氣喘吁吁。

    卻在這時,鄭御仝嚴肅道:“在你背著我們做出殺死陳晉這個決定的時候,就應該有覺悟了。”

    “什么覺悟?”李成城猛然盯著他,眼神陰鷙到了極點:“不過就是一個內陸的死撲街死爛仔,殺了就殺了……”

    黃曉青忍不住喊道:“現在爭論這些有什么用?不如想一想辦法,怎么挽回損失吧?”

    “挽回?”鄭御仝鄙夷道:“你們到了現在還看不出形勢嗎?還是真的以為陳晉有這么大的影響力?”

    “下午針對我們的狙擊,看著好像是因為陳晉死亡,他的擁躉們在刻意報復,但誰能保證這不是……”

    “上面的動作?”

    上面……

    指的自然是內陸中樞!

    鄭御仝的這番話,驚得幾人又惱又懼,卻沒辦法開口反駁。

    但是幾分鐘之后,他們終于確認了鄭御仝的觀點!

    因為黃臻嬴來電話,告知他們一個消息——鑒于陳晉內陸公民的身份,且這一次案件的特殊及惡劣性質,內陸最高檢決定派出專案組趕赴香江,與香江當地聯合偵查,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破案!

    終于,中樞的目的徹底暴露出來了……
Back to Top
六场半全场胜负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