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踏天爭仙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二十二章 機器人

    銅巴德揮拳朝著方蕩砸過來。

    方蕩冷笑一聲,銅巴德直接逃走的話,他還真就不好下手擊殺銅巴德,甚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銅巴德一步步飛遠。

    而現在,銅巴德自己沖上來,簡直就是自己找死!

    眼瞅著張牙舞爪的銅巴德朝揮拳砸來,方蕩同樣揮舞起拳頭來,迎著銅巴德的拳頭沖了上去!

    眼見方蕩竟然愚蠢得要跟他對拳,銅巴德險些笑出聲來,他這可是傳級別的肉殼,對面這個家伙究竟腦袋是出了什么樣的故障才會做出這么愚蠢的選擇?

    咚的一聲巨響,兩個拳頭重重的撞擊在一起。

    結果卻并沒有出現如一眾圍觀者們所預料的那樣,方蕩的拳頭被徹底砸碎的碎片。

    相反的,他們卻看到銅巴德的拳頭上冒出一道道的裂痕,裂痕之中有鮮血溢出。

    這一下,不光是銅巴德,圍觀的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怎么回事?

    銅巴德蹬蹬蹬后退了十幾步,隨后一屁股坐倒在地。

    方蕩身形一動,乘勝追擊,直接一拳重重的敲在了坐倒在地的銅巴德的臉頰上,直接將銅巴德的臉頰砸進去一個深深的坑洞。

    銅巴德沉重無比的身軀如同一顆炮彈一般擊飛出去。

    但銅巴德的身軀確實堅硬無比,方蕩擊飛銅巴德的同時,自己的拳頭一樣反饋回劇痛的信息。

    但方蕩絲毫沒有放過銅巴德的想法,身形移動,直接追著被擊飛出去的銅巴德。

    但方蕩尚未接近銅巴德,眼前陡然一片白芒閃爍。

    方蕩心中不由得微微一驚,他自然知道這閃爍的白芒意味著什么。

    這些白芒洞穿他的身軀就像是鋼針穿過豆腐一樣簡單。

    方蕩不得不放棄追擊,身形猛的一沉,重重的砸在地面上,那由數十道白芒匯聚成的白光擦著方蕩的頭頂飛了過去,直接洞穿了站在周圍圍觀的倒霉蛋。

    方蕩雙腳落地的一瞬間,身形再次前沖,而此時銅巴德重重的撞擊在一道金屬墻壁上,身形一頓的時候,方蕩已經被再次出現在他的眼前,一個拳頭由小到大幾乎就是眨眼之間填滿了銅巴德的視野。

    一片金光璀璨,銅巴德的帶狀眼睛直接被砸碎凹陷下去。

    眼睛永遠是準卡達族的最大弱點,此時的銅巴德完全喪失了視力。

    這個時候,銅巴德才終于生出恐懼之心來,他從未見過如方蕩這么狠厲的家伙,這家伙一旦出手絲毫不給你任何喘息的機會,他會緊緊的咬著你,直到將你撕成碎片為止。

    銅巴德雙手猛的伸展開來,掌心之中噴出數不清的一道道的光線,這些光線沒有目標,朝著四周無差別的爆射出去。

    此時在一旁觀戰的那些家伙就倒了霉,他們可沒有方蕩的本事,能夠避開這樣的光線射擊。不少人都被這光線貫穿,有兩個肉殼傷勢嚴重,直接就死掉了,內中的阿米巴星族瞬間就變成了一窮二白的窮人。

    “啊啊啊!給我滾開,給我滾開!”銅巴德發出一聲聲嘶吼,他的眼睛被方蕩一拳砸碎,完全看不到周圍的情況,銅巴德又舍不得這具身軀,不愿意從身軀之中鉆出來,所以他只能拼命的揮舞著手臂,一聲聲的大喊大叫。

    方蕩根本就沒有靠近銅巴德,而是在遠處靜靜的看著銅巴德瘋子般的不斷擊打空氣。

    方蕩就這樣靜靜地看著,隨后,方蕩轉身走到了可甜身邊,可甜定定的看著方蕩,看著方蕩肩膀上的傷,隨后忽然笑了起來,道:“你現在的樣子好丑……”

    方蕩聞言也不禁笑了起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好歹我這身殼子還值點錢,你這具外殼實在是太廉價了!”

    可甜此時卻望向她的孩子,那個被撕掉了雙臂的機器人。

    可甜抓住方蕩的手道:“你得救救他!她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

    方蕩輕輕拍了拍可甜的手,安慰道:“放心。”

    方蕩創造過的生命數不勝數,自然不會輕易對一個自己參與的創造的模型有什么太多的感情,但他也清楚可甜對于這個機器人傾注的心血,這個機器人對于可甜來說擁有著巨大的意義。

    此時,不遠處傳來一聲聲嘶吼。

    方蕩和可甜齊齊望過去,就見那些原本圍觀的家伙們此時已經開始襲擊眼睛失明的銅巴德。

    這幫圍觀的家伙們之前有多么奉承銅巴德,現在就有多么殘暴。

    幾十個人圍著銅巴德,不住的用鐵棍襲擊他。

    打得銅巴德發出一聲聲嘶吼。

    但銅巴德已經沒有什么戰斗力,只有被揍的份兒,片刻之后就沒了動靜,想來銅巴德的這具肉身已經徹底報廢了。

    而這具肉身是銅巴德的所有財產,現在肉身損毀,銅巴德也就徹底一文不名,想要翻身就太難了。

    方蕩沒有出手直接毀掉銅巴德,就是因為他知道銅巴德的下場不會太好。

    方蕩將機器人的身軀扛起,隨后兩人消失在這條大街上。

    方蕩直接去了可甜居住的地方,很偏僻很簡陋的地方,不大的房間只有十多個平方,將機器人堆在其中,就剩不下多大的地方了。

    可甜并沒有覺得自己的房間很小有什么丟臉的,至少她不認為這樣在方蕩這里是丟臉的事情。

    方蕩也確實不覺得有什么,居處就是休息的地方,哪怕就只有一張床,對于方蕩來說,也不會覺得有什么不妥。

    方蕩此時才細細觀察這個機器人。

    這個機器人方蕩參與建造了一半,所以對其相當了解,被銅巴德拆掉的零件,方蕩也都帶了回來。

    想要斷臂維修上對于現在的方蕩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

    叫方蕩感到有些驚訝的是,這個機器人竟然真的是一個活物了!

    生出自己的靈魂了。

    但方蕩見得多了,也就不覺得有有什么太奇怪的地方。

    有些時候,你對一種東西傾注了太多的關愛,都會使其生出一些模糊的靈魂來。

    方蕩拆開機器人的胸腔,內中有一塊能量力方擺在其中。

    方蕩伸手要將能量力方拿出來,可甜連忙道:“不可以!”
Back to Top
六场半全场胜负彩比分